網站首頁

新余:養蛙明星村的“支架書記”

大字 日期:2019-06-18 來源:新余新聞網

  山上,是漫山遍野郁郁蔥蔥的高產油茶林;山下,是蛙聲灌滿的一畦畦稻田,在離新余市區28公里的偏遠之地——馬洪辦事處山南村,有著新余首批土地流轉產業——天欣源高產油茶基地和江西省最大的蛙業養殖基地——南源蛙業扶貧養殖基地,這一切都離不開一位脊椎裝了支架,走路不便的“支架書記”——新余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馬洪辦事處山南村黨總支書記廖小春。為發展村級集體經濟,幫助貧困戶實現穩定增收,2016年3月,他引進黑斑蛙養殖產業項目,成立新余高新區南源蛙業養殖專業合作社,從最初7畝地起家到如今養殖面積超過300畝,年產值800余萬元的江西省最大蛙業養殖基地。三年間,在廖小春帶領的村“兩委”班子及南源蛙業合作社的共同努力下,共解決了30余名農戶的穩定就業,向238戶貧困戶、601名貧困人口分紅30余萬元。

  曾經,廖小春離開老家,從事基建工程,修路架橋;2008年,他回到家鄉,報效桑梓,為鄉親們架起一座座脫貧致富之橋。這名50歲的“支架書記”支起了鄉親們的脫貧夢,幫助601名貧困戶支起了腰板和脊梁。

  帶頭“吃螃蟹” 引入全市首個土地流轉產業

  山南村位于新余市城區東北部,地理位置偏遠,交通不便,轄4個自然村,共515戶1970人。低矮土坯房、滾滾塵土路,十年前,山南村村集體經濟幾乎為零,人均年收入剛剛超過八千元,隨著青壯年外出務工,一畝畝的田地就這樣撂荒……

  一個項目的到來改變了山南村的命運。2009年3月,省級農業龍頭企業天欣源工貿有限公司找上門來,希望能租賃村里沒有發揮效益的荒山,建設高產油茶基地,這與剛剛上任打算發展村級經濟的廖小春不謀而合。然而十年前,土地流轉還是個新鮮事,村民們一時接受不了,不少村民仍抱著“情愿守著荒地,也不敢拿出來”的觀念。為了做通村民們的工作,廖小春和黨員村組干部一起挨家挨戶串門做工作。

  高產油茶基地項目的土地流轉涉及山南村500多戶村民,白天村民大多外出勞作,廖小春只能等到晚上家家戶戶地敲門。為此,早已在市區定居的廖小春索性住進了山南村的老家,在村里臨時開灶。

  “除了土地租金,還可在基地務工領取工資,這樣收入不就增加了嗎?”一雙雙磨破的鞋,一件件沾滿泥的褲腿,一天天地上門“敲門”,在山南村黨員村組干部的努力下,村里3900余畝山地租賃給天欣源,成立了新余首批土地流轉產業基地——天欣源高產油茶基地,成為新余首個“公司+基地+農戶”運營合作模式的農業產業。

  勇于挑擔子 打造全省最大養蛙基地

  因病因殘的貧困村民怎么辦?怎么讓大家整體脫貧不返貧?盤活了山地資源,如何利用村里優質的水庫資源?2014年11月,廖小春又把目光瞄準了“水”。山南村環境優、水庫水質好,廖小春帶著村黨員干部組建黑斑蛙養殖產業項目,為規避風險,基地最初從7畝地起家艱難創業,2016年3月正式成立了南源蛙業養殖基地。

  走進水庫旁的南源蛙業養殖基地,頭頂是連片的防鳥“天網”,放眼望去,一個個規整網格鑲嵌在稻田里,活蹦亂跳的黑斑蛙呱呱地叫個不停。一開始,村民不敢把股金投到“看天吃飯”的黑斑蛙養殖基地。原來,生態化養殖最怕自然災害,一場大風就能吹掀掉防鳥的“天網”,造成慘重的損失,就連保險公司也不敢承保。2018年,養殖基地曾遭遇過三次大風天氣,損失達到五六十萬元。

  做產業難,帶動貧困戶做產業難上加難。“如果讓貧困戶承擔風險,不是給他們身上加傷嗎?不管出現什么情況,不能差貧困戶一分錢,所有的風險,我們來擔!”為了打消大家的顧慮,廖小春承諾到。慢慢地,農戶從遠遠觀望到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在基地做點臨工,最后心悅誠服地長期在基地就業。

  廖茍根今年60歲,南源蛙業就業的貧困戶之一,由于患有支氣管炎的慢性病,加上妻子雙腿殘疾,廖茍根一家靠村里支持的小賣部艱難度日。南源蛙業養殖基地成立之后,廖小春專程到廖茍根家里請他來基地上班。如今靠著在基地務工和產業分紅,廖茍根一年有將近3萬元的收入,不僅成功摘帽,家里還重新裝修了一番。像廖茍根一樣穩定就業的農戶,基地還有三十余名。如今,南源蛙業養殖面積已超過300畝,年產值800余萬元,成為江西省最大的蛙業養殖基地,每年銷往南昌、吉安、長沙等地的黑斑蛙多達幾十萬斤。由于蛙種好、水質佳,肉質鮮美,沒有寄生蟲,南源蛙業的黑斑蛙普遍高于市場價兩塊錢一斤。三年間,在廖小春帶領的村“兩委”班子及南源蛙業合作社的共同努力下,共向貧困戶分紅30余萬元,238戶貧困戶、601名貧困人口受益,覆蓋了馬洪辦事處所有貧困戶。

  放進稻田的是小小的蛙種,產出的是活蹦亂跳的黑斑蛙,激活的是村級經濟的發展活力;貧困戶投入的是零散的資金,收獲的是每年穩定的紅利和與日俱增的脫貧信心。

  “支架書記”支起601名貧困戶的脫貧夢

  正當村級集體經濟不斷發展壯大、村民收入持續增加的同時,跑得最勤的廖小春雙腿卻出了問題。2015年下半年,廖小春的雙腿不時發痛,經檢查,他的腰椎十一節到十二節的位置長了一個囊腫,由于囊腫壓迫腿部神經,漸漸地發展成雙腳一沾地便疼痛不已。2016年3月,廖小春進行了囊腫切除手術,為了疏通引流,脊椎裝上了支架。手術后半年,無法走路的廖小春每天靠兒子負責接送上下班,上下樓梯時只能趴在兒子的肩膀上。為了給山南村爭取中心示范村建設,剛剛做完手術裝上支架的廖小春坐著輪椅前去爭取項目。

  “干村支書得罪人,工資又低,一天到晚不著家,你現在身體不好,索性不要干了。”看著廖小春沒日沒夜地忙,妻子暗自流淚。眼看中心示范村申請在即,蛙業養殖基地剛剛走上正軌,第一批納入的貧困戶才嘗到甜頭,幾百戶貧困戶剛剛納入項目,廖小春嘴上應和著,腳下還是不停為脫貧工作奔走。土生土長的廖小春,一直有個愿望:讓家鄉山南村富起來。也正是這個樸素的愿望,讓曾經在外做基建工程的廖小春回到了家鄉。

  從坐著輪椅到一深一淺地拖著步子,幾年時間,廖小春把山南村變成全省聞名的蛙業養殖明星村,把南源養蛙基地打造成新余一塊響當當的名片。為了增強村級經濟的抗風險能力,2017年,廖小春開工建設山南村級50KW集中式光伏扶貧電站,12月完工并網發電,年發電量約6萬千瓦時,年收益5萬余元;在廖小春激勵機制及產業扶持政策補助下,至2018年底,全村新余蜜桔種植面積擴大至近700畝;廖小春還幫助村民組建龍鑫蝦業養殖合作社,發展龍蝦養殖。

  從車開進來倒不了車的爛泥巴路,到鋪設透水磚、路旁綠化全覆蓋入戶到家的環村路;從土房子到外墻統一粉刷,屋面蓋琉璃瓦的成片建設雙拼住宅;從土操場到古牌樓、休閑廣場、景觀公園,改新建頤養之家;從農村垃圾無序堆放到干凈整潔的村容村貌;從人均年收入不足1萬元的偏遠鄉村到人均收入近2萬元的中心示范村……這些都讓這位有著17年黨齡的“支架書記”心中燃起了一團火:“為黨和政府做事了不起,為貧困戶做點事了不起。”

  談起在山南村擔任黨總支書記的十年,廖小春說自己很幸福,這份幸福來自于他的工作。盡管他現在依然拖著深一腳淺一腳的步子,但他硬是為偏遠的山南村趟出了一條脫貧致富之路;盡管他脊椎里裝著支架,卻為601名貧困戶支起了腰板和脊梁,為黨和貧困戶之間架起一座血脈相連的橋梁。(記者 陳玉霞 通訊員 張翔 廖佳慧)

[責任編輯:謝凡洋子]

南昌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轉載文字、圖片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并且不以盈利為目的,轉載稿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南昌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南昌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歸本網站所有,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本網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商業目的及應用建議。已經由本網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南昌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3、凡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網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和版權所有人聯系,如果本網所轉載稿件的作者或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或不應無償使用,請及時用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電話(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網,本網將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4、對于已經授權本站獨家使用提供給本站資料的版權所有人的文章、圖片等資料,如需轉載使用,需取得本網站和版權所有人的同意。

< 分享到 設置
+ - 正文字號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下载